【新闻周刊】为防高空坠物这个小区成立了“妈妈防空队”

发布日期:2019-09-19 03:1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:从2012年业主陆续入住至今,西安某小区不时发生高空坠物。为让自家孩子生活的环境更安全,业主马啸在业主群里呼吁加强高空坠物的防范,很快得到二十多个妈妈的响应,成立了“妈妈防空队”。每发现一起高空抛物,她们都坚持报警,并跟随警察、物业挨户排查。这耗费了她们大量的私人时间和精力,还被指“事儿妈、多事”。但马啸她们一直在坚持,她说,“我就是一个保护我孩子的妈妈”。

  “妈妈防空队”成员 马啸:这个地方是这样的,我们两个业主刚好路过这儿,他们就亲眼看到有铅笔从楼上扔下来,他们已经养成这种很好的意识了,一发生就马上在(微信)群里通知了我们,还打了物业的电话。

  常春藤花园小区是西安市区内的一个高层住宅社区,共有6栋楼1300多户业主。这位马女士,在本周已经出现在不少媒体上,因为在她的发起带动下,小区里二十多位孩子妈妈,成立了“妈妈防空队”,作战目标就是有可能威胁到自己孩子安全的高空坠物。而在周五,我们记者赶到之前,这个小区又出现了一起高空抛物。

  常春藤花园小区 业主:二十分钟之前,我从这个楼洞里出来,听见背后一些声响。回头一看有很多笔散落在地上,我们抬头往上一看,就是在这个楼的这个棱的大概就是25层之上,有一个窗户推开了,进行了现场的第二次抛物,直接抛出来了另外一把笔。我们觉得是非常危险的,你看看我们每天在这儿活动的都是一些什么人。如果这个时候推开窗户,再有这样的东西下来,会是什么样。

  警察:没有小孩儿,那我们到阳台看一下。应该还是卧室那个位置,卧室那个方位可能性大一些。

  常春藤花园小区 业主:哐一下,好像是砸这儿了。因为掉下来的笔少,然后它一弹就下去了。

  经过一个小时左右的排查,警方大致确定,是一户业主家中3岁左右的孩子在老人不注意时将彩笔扔出了窗外。因为没有造成严重后果,警方将高空抛物可能造成的危害告知老人并提示他们看管好孩子,这起高空抛物就算是有了最终的处理结果。

  “妈妈防空队”成员 马啸:我们小区虽然说高空抛物的问题还没解决,但是我们的老百姓已经养成了发现高空抛物就马上进行处理,就是发现一起揪着一起不放。英译汉在线翻译“拍照”的选项在哪里?...。像今天这样的事情,次数多了,我相信我们每一个业主都会知道,高空抛物,你会给你自己带来危险和麻烦。

  从2012年这个小区的业主们陆续入住至今,高空抛物就时有发生,但因为从未伤人,加上各自碰到的次数也不多,应对方式最多也就是对空嚷嚷几句。但随着今年各地高空抛物造成人员伤亡的恶性事件陆续出现,再把业主群里大家遇到的事例一汇总,马啸发现,自家小区原来是如此不安全。

  “妈妈防空队”成员 马啸:我是从6月9日才知道我们小区有高空抛物这么严重,因为我孩子就在这一块儿玩,6月9日有一个妈妈在我们的业主群里就说了,说刚才有一个玻璃瓶差点砸到底下玩的小孩,然后我们才开始警觉起来,因为以前总觉得高空抛物离自己的生活很远。

  要让自家孩子生活的环境更安全,这是马啸的第一反应。她在业主群里呼吁,很快得到了二十多个妈妈的响应,“妈妈防空队”就此诞生。每发现一起高空抛物,她们都坚持报警,并跟随警察物业一同挨户排查,“妈妈防空队”的成员们为此耗费了大量的私人时间和精力,但她们发现,得到的效果并不如想象那么好。

  “妈妈防空队”成员 白女士:每次我通知物业,物业都说他没有权做什么,然后我报警,警察也说,我只能陪着你去排查,我也没有权。甚至我们在排查的中间遇到住户连门都不开,我们忽然发现这个事情原来根本谁都没权去做更深一步的调查。我们明明知道高空抛物就跟酒驾醉驾一样,即使没有伤害,但是以危险的方式严重危害公共安全,而且只是我们可能侥幸没有命中而已。

  玻璃瓶、彩笔、果皮、垃圾,甚至还有铁制的简易板凳,五花八门的高空坠物,其中不少是可以致伤致死的重物,该如何保障自己孩子的安全?不得已之下,妈妈们开始自学法律。

  “妈妈防空队”成员 马啸:这种扭住不放的精神,说得不好听的话,就叫做唯恐天下不乱,我想问一下开一家最简单的西餐店汉堡、扒类、意面、披事儿妈,多事,这些话当着我的面我都听到过。我们是学习法律的辣妈,我们是智慧和爱学习并存的,所以也是在实践过程当中我们也是秉持要合理合法。

  而学的越多,妈妈们感受也越明显,我们的立法脚步有点追不上城市长高的速度,除了致伤致死外,没有法律明确高空抛物需要负什么责任,缺少了违法成本的震慑效果,仅仅依靠物业张贴的警示牌和宣传横幅,效果就有些不尽如人意。

  “妈妈防空队”成员 马啸:没有一部法律说我们这个高楼底下都安装上监控,也没有说就算你没有砸死人,但是你只要往下扔了,你可能就触犯了哪个法律,警察就可以依法进行处理。各个政府部门他们要依法行政,没有法律他们是不好去行动的,他们也很无奈。所以在这儿我觉得,后面这块(法律)还是应该去补上一点。

  除了高空抛物,妈妈们担心的还有自家的外推式窗户。每到刮风下雨,她们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关窗,唯恐窗户会被刮落。这种不可控的高空坠物,要寄望于国家建筑标准的提升。而眼下,“妈妈防空队”能做的就是跟物业沟通,安装对空监控,探讨加装防护网的可能性,还有不定期在社区内宣传高空抛物的危害。虽然有冷言冷语,但“妈妈防空队”却得到了社区内大多数业主的认可,有爸爸们加入了,也有其它小区的妈妈们来取经了。大家的想法都很一致,那就是尽己所能,给孩子一片安全的天空。

  “妈妈防空队”成员 马啸:当我站在那(高楼)底下,我觉得我就是一个保护我孩子的妈妈,我就觉得高空抛物是个事。虽然你觉得我是事儿精,但是我就觉得我要把它处理掉,我处理掉了,我和我的孩子生活得安全。所以那一刻,我内心觉得我这个妈妈当得还挺好。

  我们的城市长高了,其实危险也变大了。接连发生的高空抛物伤人的事件,已经是重重地提醒了。防范高空坠物伤人,“妈妈防空队”值得点赞,但根子上可不能靠妈妈们。一定要靠法律,房屋质量和技术监控,让各地的妈妈们都能真正地放心。